国融证券七年IPO对赌旧案或将迎定论 大股东长安投资已成被执行人
配资炒股网站_专业股票配资_炒股配资平台官网 首页 配资炒股网站 专业股票配资 炒股配资平台官网
  • 首页
  • 配资炒股网站
  • 专业股票配资
  • 炒股配资平台官网
  • 国融证券七年IPO对赌旧案或将迎定论 大股东长安投资已成被执行人
    发布日期:2024-05-06 13:11    点击次数:126

      国融证券长达七年的融资对赌旧案或将迎来定论。

      近日,界面新闻从多名接近国融证券人士处了解到,继杭州普润星融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杭州普润”)诉北京长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安投资”)获得胜诉后,长安投资已成被执行人。

      消息人士表示,若本次冻结股权偿还失败,长安投资持有的相关国融证券股权将被法拍。

      根据天眼查信息,本案件立案日期为2024年1月9日,案件号74230135-5,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被执行人为长安投资,执行标的1,959,199,620.00元。

      “当年,长安投资计划以高价将国融证券出售给青岛国资,以期解决因IPO失败而造成的困境。然而,最终未能成功出售,反而累积了更多的潜在债务。目前,长安投资面临众多债权人将通过司法途径讨债的局面,这可能使其难以承受。”该消息人士表示。

      事实上,长安投资资金链较为紧张,自2022年下半年以来,就已接连遭遇多起诉讼或仲裁,旗下所持有的国融证券、国融基金、首创期货等金融牌照股份也悉数遭到冻结。本次败诉对其而言可谓“雪上加霜”。

      2022年9月,杭州普润作为申请人,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被申请人长安投资受让子公司国融证券2.5亿股股权,并支付股权转让款及相应利息损失人民币17.59亿元。

      彼时,长安投资对国融证券全部持股已在北京市仲裁委的申请下被司法机关所冻结,冻结期自2022年9月15日起至2025年9月14日。

      公开资料显示,国融证券(原日信证券)成立于2002年4月,注册地在内蒙古,截至2022年末公司在全国拥有76家证券营业部,旗下控股国融基金、首创期货,并拥有一家全资子公司——国融汇通资本投资有限公司。

      2016年,国融证券增资扩股、完成改制并更名为“国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杭州普润、天津吉睿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横琴鑫和泰道投资管理中心、北京用友科技有限公司、宁夏远高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共5家公司共投入16.23亿元,以4.98元/股的价格从侯守法旗下的长安投资手中受让了3.26亿股国融证券股份。

      当时,长安投资承诺如果国融证券五年内未上市,则回购股份。

      此后,国融证券的上市进度一度进入实操环节。2017年2月20日,国融证券在中信建投的辅导下完成了在内蒙证监局的备案。

      但此后数年内,国融证券不仅一直无法满足IPO要求,还在股权质押等业务上存在会计记载争议,固收、资管、投行等业务也接连遭到处罚,最终上市之路终止。

      2021年,长安投资也考虑过“卖牌自救”。当年4月,长安投资一度与青岛国资旗下的青岛国信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达成约定,即青岛国资以68.42亿元总金额对国融证券控制权发起收购。但2022年初,该收购案因交易价格过高、国融证券大股东长安投资IPO对赌遗留压力等因素宣告失败。

      此后,多位中小股东一同将长安投资推上被告席。

      与此同时,长安投资也面临很大的资金周转压力,截至2022年6月,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只有0.17亿元,而合计流动资产也仅有5.26亿元。 此外,长安投资一直在考虑出售旗下资产以图获得更多流动资金,但进展并不顺利。

      2023年年初,长安投资曾与华东某中小券商达成交易意向,拟以2.7亿元左右价格转让旗下公募机构国融基金的控制权,但后来该事项因多重原因未能如期推进。

      同年6月,国融证券完成新一轮企业信用信息的变更。掌舵7年的董事长侯守法离任,原总裁张智河任职董事长,原副总裁刘翔任总裁。

      截至目前,国融证券共有11位股东。其中,控股股东为长安投资,持股70.61%,侯守法实际持有长安投资100%股权;其次是杭州普润星融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持股14.03%;内蒙古日信担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亨通集团有限公司、诸暨楚萦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楚萦投资”)分别持股4.13%、2.47%、2.26%。其余均为持股比例低于2%的股东。

      业绩表现方面,2022年,国融证券营业收入6.98亿元,同比下降51.63%;净利润由盈转亏,共计亏损2.57亿元,同比下降182.68%。



    上一篇:埃尔多安与泽连斯基通电话 讨论重启黑海港口农产品外运协议等问题
    下一篇:预售被抢购、非官方渠道溢价数万元 苹果首款头显能否成为市场宠儿?